李清照最調皮的一首詞,專門寫來向丈夫撒嬌,卻成了千古名作

說到千古才女,相信我們的腦海裏會自然而然地浮現出一個名字——李清照。“北宋女詞人,則有李易安。”這是呂思勉對於李清照的評價。清代的沈謙也說,“男中李後主,女中李易安,極是當行本色。”從古至今,大家對李清照的評價都如此之高。

李清照最調皮的一首詞,專門寫來向丈夫撒嬌,卻成了千古名作

李清照是一位著名的女詞人,不僅才華甚高,而且容貌秀麗。她寫過很多首詞,是婉約派的代表作家。她年少時寫過一些清新秀麗的詞,讀來朗朗上口,脣齒留香。她也有一些較爲豪放的詞作。到了晚年,由於遭遇不幸,李清照的詞顯得哀婉淒涼。無論是哪種風格,李清照的詞都廣受喜愛。

除了著名的《聲聲慢》、《鷓鴣天》之外,李清照還有一首著名的詞作,是寫來向丈夫撒嬌的。整首詞很好地體現了詞人李清照的小女兒心思,讀來使人身臨其境,十分打動人心。那麼,這樣的好詞,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呢?

一、 《減字木蘭花》

賣花擔上,買得一枝春欲放。淚染輕勻,猶帶彤霞曉露痕。

李清照最調皮的一首詞,專門寫來向丈夫撒嬌,卻成了千古名作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雲鬢斜簪,徒要教郎比並看。

這是李清照的《減字木蘭花》。在寫下這首詞的時候,李清照和丈夫趙明誠剛剛結婚,正是新婚燕爾的時候。我們都知道,古時候成婚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就是說,在成婚之前,李清照和趙明誠根本沒怎麼見過面,更不用說互相瞭解了。也許這樣的成婚方式會造成一些怨偶,但是,李清照和趙明誠卻是相當的幸福。

李清照喜歡詞作,是有名的才女。而丈夫趙明誠也恰恰是有名的才子。兩人對金石都很有研究,有很多共同話題。從這首詞中,我們也可以看到,李清照買了一株花,由此想到了問問丈夫花和她誰比較好看。如果不是感情相當好的小夫妻,怎麼會有這樣的閨中情趣呢?

李清照最調皮的一首詞,專門寫來向丈夫撒嬌,卻成了千古名作

詞的意思是:侍女從賣花的擔子尚買到了一株含苞待放的鮮花,上面還殘存有清晨的露水。詞人想到這株花剛剛被剪下來,失去了鮮活的生命,於是有些傷感。但這株花實在是太好看了,詞人又有些害怕丈夫覺得花兒比她好看。於是她把這株花插在頭上,想問問丈夫她和花兒誰比較好看。

二、 花兒嬌嫩

詞的上片寫的是買花、賞花。

這是一個天氣十分美好的春天,鳥兒在歌唱,蟲兒在低吟。這是一個萬物復甦,鮮花盛開的季節。在宋代的大街上,隨處可見賣花的人提着一個大擔子在吆喝着賣花。詞人想也是聽見了這賣花的吆喝聲,頓時心中有些渴望。她想買上一株花,看看這嬌嫩的花兒,來好好感受這美麗的春天。於是,她令身邊的侍女前往買上一株最鮮妍的花兒回來。

侍女是極有眼光的,她買回來的花兒含苞待放,一派春天的氣息,顯得十分嬌嫩動人。幾滴晶瑩的露水徘徊在花瓣上,陽光在上面流轉,讓人一看就感受到了清晨的芬芳。花兒是極香的,聞之使人陶醉。可能侍女還沒走過來,詞人就早已聞到了這芬芳的花香了吧。

李清照最調皮的一首詞,專門寫來向丈夫撒嬌,卻成了千古名作

詞人看見這美麗的花兒,頓時心生喜愛。但她看見這花兒的如此的鮮妍,便想到這花兒是剛剛從廣闊的田野裏採摘下來,兜兜轉轉到了她的手中。看看這花兒,上面還帶着清晨的露珠呢,一股大地的氣息撲面而來。

美則美矣,但,這卻是會凋謝的美麗。現在,這花兒是相當的美麗,但也許過不了幾天,就會像所有摘下的花兒一樣凋謝,即使放在水裏好好養着,也沒法挽回花兒短暫的生命。詞人由此想到了自己,自己的青春年華也沒有多長吧,以後人老珠黃,該怎麼辦呢?詩人頓時有些傷感。

三、 人比花嬌

詞的下片寫的是比花、戴花。

但是,詞人很快就被這美麗的花兒吸引住了心神。她又想到了自己現在青春正好的美麗臉龐。自己跟這花兒相比,哪個比較美麗呢?她霎時想到了自己的丈夫。如果是自己的丈夫來品評,他會說這花兒美麗比較美麗,還是人比較美麗呢?一想到丈夫看向這美麗花兒的欣賞目光,詞人頓時有些醋意涌上心頭了。

李清照最調皮的一首詞,專門寫來向丈夫撒嬌,卻成了千古名作

不如,我戴上這朵花,問問丈夫這個問題吧。詞人心中暗暗地想。於是,詞人輕輕地捻起這朵花兒,把它拿在鏡子前面比劃比劃,在找到了一個完美的角度之後,詞人輕輕地將花兒插進了自己高聳的雲鬢裏。花兒與詞人是配合的那樣好,就像那句詩一樣,“人面桃花相映紅“。瞬間,詞人顯得更加美麗了。端的是,人比花嬌。

詞人也許看着鏡子中的自己,臉上爬上了紅霞,於是她含羞帶怯地低下了頭,輕輕捏了捏自己的衣角,就等着丈夫過來,問問他,是自己好看,還是自己頭上的花兒好看。

這個問題讓人啼笑皆非。但是,這就是戀愛中的小女兒會產生的正常的情態啊。如果不是喜歡極了自己心中的那個郎君,怎麼會面對他做出這樣的姿態呢?詞人看似是吃了花兒的飛醋,但若不是因爲喜歡,怎麼會吃這樣的醋呢?

我們可以接着往下想象,黃昏時分,丈夫回到家中。看見妻子端坐在鏡子前面,看見丈夫回來之後,柔情似水地問他,“相公,你看,是我頭上的花兒美麗,還是我比較美麗呀?”

李清照最調皮的一首詞,專門寫來向丈夫撒嬌,卻成了千古名作

當然,這一切只是想象。像詞人那樣的大方淑女,想必是不會如此直接地問出這個問題的吧。

通過這首詞,我們可以看到不一樣的李清照。面對丈夫的時候,她是如此地天真活潑,頑皮可愛,盡顯小女兒情態。她的一舉一動渾然天成,端的是個妙人。這跟我們想象中的古典淑女有一點差別,顯得更加生動形象。但就是這樣的生動,給李清照平添了一分生活氣息。

從這首調皮的詞中,我們看見了調皮的李清照,看見了一個向丈夫撒嬌的、新婚的古代女子。這是繼溫婉可人、胸懷大義之後,我們瞭解到的,李清照的新形象。就是這樣的一首詞,讓我們更加詳細地瞭解李清照。也是這樣富有生活氣息的一首詞,成爲了千古佳作。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