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真的從沒愛朱安嗎,朱安備受冷落,爲什麼還死守他家?

魯迅與朱安,特殊國情下的特殊婚姻,特殊倫理下的特殊夫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曾經讓多少有情人不能成爲眷屬,又讓多少有情人勞燕分飛。即便是再有成就的人,他的愛情不一定美滿,他的婚姻不一定稱心,這印證了張愛玲那句話: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人生多殘缺,這才叫人生。

魯迅真的從沒愛朱安嗎,朱安備受冷落,爲什麼還死守他家?

確實,魯迅沒有愛過朱安,倘若真愛過朱安,以魯迅堅強到固執的性格,他是不可能放棄朱安而選擇許廣平的。可以說,正因爲魯迅選擇了許廣平,所以,他應該從來沒就有愛過朱安。

同樣是結髮的妻子,胡適到最後都沒有放棄小腳女人江冬秀,算是那個西風東漸時期激進青年中非常特殊的例子,這也說明胡適信守承諾,做人厚道,有君子之風。不過,說胡適這樣厚道,也不是說魯迅不這樣做就不厚道,以一生的愛情和幸福作抵押、去犧牲,換取一個所謂“厚道”名聲,你也會覺得這人夠虛僞的,會譏笑他太好名,委屈自己。

魯迅自認是一個“愛情的貧乏者”,這是在抱怨母親的包辦婚姻,魯迅說“這是母親娶媳婦”一語,更是直言道出了這樁婚事的實質。1906年,當時魯迅還在日本留學,一封“母病速回”的電報,將他騙回了紹興老家,逼着魯迅與大他三歲的朱安結成了夫妻。

魯迅真的從沒愛朱安嗎,朱安備受冷落,爲什麼還死守他家?

“這是母親給我的一件禮物,我只能好好地供養它,愛情是我所不知道的。”婚姻是母親的事,與我無關,我只能從盡孝、滿足母親意願的角度,來養着自己的妻子。這基本代表了魯迅對朱安的態度:沒有愛情,只有責任。後來,似乎連責任也不多了。

同時,魯迅還說:“在女性方面,本來沒有罪……也只好陪着做一世犧牲,完結了四千年的舊賬。”這也是魯迅對朱安的態度,也是魯迅作爲丈夫名分的擔當,但這種擔當是明顯帶着憤怒和無奈的。

成婚後第四天,魯迅就回日本讀書了,從此,朱安獨守空房,長達41年。在這樁不幸的婚姻中,不可否認,魯迅是受害者,而朱安,則是更加悲推的受害者,在漫長的獨守空房的孤寂日子裏,她所承受的,是異乎常人的痛苦。

魯迅真的從沒愛朱安嗎,朱安備受冷落,爲什麼還死守他家?

朱安之所以備受冷落還願意守在魯迅家,竅以爲是受“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封建倫理的束縛,同時,朱安也在始終等待着一顆迴歸的心吧!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