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詩詞裏有一種隨遇而安是: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

江村即事

司空曙

釣罷歸來不繫船,江村月落正堪眠

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

作者司空曙(約公元720-790年),字文明,一作文初,廣平(今河北永年)人。曾舉進士,安史之亂中避禍南方,貞元中官水部郎中,終虞部郎中。他是“大歷十才子”之一,“磊落有奇才”(《唐才子傳》),“詩格清華”(《全唐詩》小序)。有輯本《司空曙集》行世。其詩多贈答之作,長於抒情,時有樸實真率之意。這首詩是詩人司空曙描寫鄉居情景的閒適之作。全詩通過釣罷歸來,江船獨眠,無憂無慮,任其飄蕩的畫面描繪,表達了詩人江村生活的悠閒自得和陶醉情趣。

在詩詞裏有一種隨遇而安是: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

“釣罷歸來不繫船,江村月落正堪眠。”起筆勢緩,繳足題面。全詩寫隱者或致仕者超然脫俗,無再無束的生活。“不繫船”三字關合全詩。其思源出《莊子·列禦寇》:“巧者勞而智者優,無能者無所求,飽食而遨遊,泛若不繫之舟,虛而遨遊者也”。前一句只平淡地寫出了詩人垂釣歸來,船不繫纜,但卻十足地寫進了詩人那種放蕩不羈、逍遙自適的心態。後一句描繪出一派更加平靜的景色和氣氛,同時也點明了地點、時間和人物活動。幽僻的江畔,停泊的小船;靜謐的江村,微茫的月夜;多麼舒服,令人愜意,正可睡覺來解除百日疲勞。這樣,“不繫船”的時空因素和人物心情,就都可以自然地烘托出來了。

在詩詞裏有一種隨遇而安是: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

“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緊承前兩句,補寫並交代了之所以“不繫船”和“正堪眠”的動因。詩人原很細心,並非考慮欠周。這裏採用瞬間懸想的方法展現了詩人的心理活動。原來他早有預料,已推測眠中會發生怎樣的事態。先是設想,會有“一夜風吹”,小船可能去向難明;後又進一步設想,即使風吹船飄,也不過飄在蘆花叢中,淺水岸邊,那又有何妨呢?江村恬淡幽寂的環境,水畔優美清新的景觀,詩人閒適悠然的情趣,便無不歷歷在目,躍然紙上。因此,這進退放收,產生了難以取得的象外之意,含蓄蘊藉,餘味無窮。特別是“縱然”、“只在”兩個關聯詞語,更使詩篇舒捲自如,翻出新意,產生出一種抑揚頓挫的美感。

在詩詞裏有一種隨遇而安是: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

這首詩題爲“江村”,卻不見江村景象的具體描寫;所謂“即事”也沒有和不可能事事盡收筆底;不過是釣罷歸來,江船獨眠的小事一樁。詩人只用簡約的白描手法,捕捉生活中能夠體現人物心理狀態的細節,由小見大,以少勝多。而且筆法曲折變化,錯落生姿。詩人把那釣者、小船;江月、微風;淺水、蘆花;一一和諧地交織在一起,凝聚成一幅淡雅宜人的畫面。似素描,像速寫。十分優美,生動感人。王堯衢《古唐詩合解》曾說:“江村正可以垂釣,罷釣正當系船。乃任意曠達,以‘不繫船’三字翻出一絕佳句。‘蘆花淺水’切‘江村’,便‘吹去’也只在江村左右,吹去何害?語氣極淺,有一種興味自佳。”此種評價,切中肯綮。

在詩詞裏有一種隨遇而安是: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

前人有評曰此詩雖題作“江村即事”,所寫內容卻別有涵義,爲比喻體也。“首句喻政謝心閒,起居自如也。次句喻時暮地遠,晦明得所也。後二句喻事或變生不測,理無身陷險中者,所謂理亂不聞,冰炭莫及也。唐人詩讀來自然雅緻,別有一種天趣。……誰言中晚之詩,無盛唐風味也。”(陳繼儒《唐詩選脈會通評林》)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