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亭序》的精髓

《蘭亭序》的精髓,就微觀而言當然主要在用筆。雖然書聖揮寫的《蘭亭序》,是無意而就的神作,但是對《蘭亭序》的筆法解密,有助於我們更好地學習。

行書的用筆方法很多,以其靈活性、伸縮性、多樣性等特點著稱。因此,想把行書寫好,掌握行書的用筆方法是至關重要的,用筆的熟練與否,直接關係到書寫質量。

《蘭亭序》的精髓

▲王羲之《蘭亭序》(馮承素神龍本)

1、用毫得當

行書用筆,一般以只用毫之全鋒的三分之一爲度,最重的按筆也不宜超過二分之一。這樣,行筆時即按得下,又提得起。當然,這並不絕對,喜用短鋒筆和長鋒筆作書的人,往往不受此限制,或用全鋒、或用鋒尖,只要掌握得當,做到樑《評書帖》中所要求的那樣:“用筆宜着實,又要跳得起,不可使筆死捺在紙上。”若用小毫寫大字,就會捉襟見肘,形同枯槁。字的肥瘦,亦往往與用筆的大小、深淺有着密切的關係,用筆毫太過,則筆畫就會刻板、扁平、浮薄而失天機。

2、行筆遲速得宜

行書行筆速度,不可一概而論,應該說或遲或速兼而有之,還須視通篇之需要,雖系一字,即可快疾如風,又可遲同逆舟。因而,行書行筆之遲速不可只以中速而論,更不可以加速急書爲是,應靜氣平心,乘心遣毫,一抒情致爲佳。清人《書法祕訣》中提出:“能用筆便是大家名家,必筆筆有活趣。”

書法初級課堂

廣告

關注公衆號

3、筆筆送到

行書在用筆上必須作到“筆筆送到”,所謂筆筆送到,就是在一個筆畫運行的過程中,要使筆鋒到位,不能筆肚到了筆畫末端,而筆尖纔到中途即挑出或折出。這是行筆提起的關鍵,這筆筆送到的功夫來源於楷書筆法的功底,不然送不到位,筆畫質量就差。

《蘭亭序》的精髓

4、欲橫先豎、欲豎先橫

橫畫、豎畫的起筆不論藏露,都與楷則原理一致。橫畫中不承上畫的露鋒起筆,尤須注意,不使尖筆過多,以防筆畫的單薄刻削,要使起筆處豐滿厚實。豎畫的落筆先要向右切入,再按轉直入,以防過於尖刻之病。

5、牽絲不粗

姜夔在《續書譜》中提出:“是點畫處皆重,非點畫處,偶相引帶,其筆皆輕。”如果畫與畫、字與字的縈帶犖絲粗了,就會有喧賓奪主、連綿纏繞之嫌。

6.轉鋒如筋

轉鋒是以腕轉動運筆,使鋒毫環轉寫出不帶棱角的線條,即“轉以成圓”。如寫“也”、“爲”、“得”、“而”等字的主筆或鉤筆,轉鋒要達到如筋環一樣的效果,具有立體感。

《蘭亭序》的精髓

7、縱筆展放

即要大膽濡墨落紙,盡情揮灑縱橫,這樣可收到氣勢奔放、筆姿靈動的藝術效果。古代祝允明、徐渭、陳道復及王鐸、傅山、張瑞圖等人善用此法。

8、搭鋒變化

搭鋒即上一字的尾筆緊接下一字首筆的筆畫,要注意出鋒的變化,一篇之中,儘量不能類同出現。搭鋒在一幅行書作品中,能起着變換姿態、產生節奏增加變化的作用。

9、接筆輕捷

在字的結體布白中,各種筆畫之間有的左右相接,有的上下相接,有的交叉相接,均具一定的“接縫”位置和寫法,因爲相接處不宜施重墨,多采用輕捷尖筆相接,所以又稱“尖接”,用筆需輕捷靈巧。

《蘭亭序》的精髓

10、圍筆流暢

在書寫某些字時,採用小盤繞和大回環的筆法,如“帝”、“帶”寫成大小回環,將“國”的外包圍結構寫成大回環形,都稱作圍筆或回筆。寫此筆畫均須掌握鋒毫的順行變換,以求收到線條勁健、暢達流便的效果,此法多用於行草書。

11、翻筆生動

就是運筆過程中,按照體形所需改變前進方向,採用翻轉筆鋒繼續疾行的一種動作。多用於方筆的轉的處,並與折筆相互配合應用,以翻筆畫出棱角,避免出現僵滯的筆病。翻筆法較難掌握,應多加練習、體會。

《蘭亭序》的精髓

12、順應自然

即用筆不能故作抖顫。書法的高妙在於人力使然中體現自然,這是一個很高的境界。自然就是人儘自己的本質力量順應自然條件之性,所以技法運用的意義與價值正在於書法創造中體現的自然。用筆老辣,是“通會之際,人書俱老”的一種標誌,並非故意造作可爲。

1、起筆

起筆者不下,於腹內舉,勿使露筆,起止取勢,令不失節。起筆是不同下走筆,從筆畫中部同上推,不要露筆鋒,起止要考意結構。如託字的兩短橫。

《蘭亭序》的精髓

2、藏鋒

藏鋒者大,藏鋒在於腹內而起。大,有粗的意思:或說藏鋒的動作大,從筆畫中部入筆;

如年字的中堅:

《蘭亭序》的精髓

3、側筆

側筆者乏,亦不宜抽細而且緊。側鋒乏力,但用中鋒也不能太細。側鋒用於起筆,中鋒用於行筆:豎畫橫起,橫畫豎起:開始八筆都是刪鋒,轉八行筆時必用中鋒側

4、帶筆

帶筆就是筆畫的連帶。如矣字一橫與二橫之目的連帶。帶筆者盡,細抽勿賒也,帶是迴轉走入之類,裝束身體,字含鮮潔,起下筆之勢,法有輕重也。盡爲其著而復反筆抽之。

《蘭亭序》的精髓

5、翻筆

翻筆者先然,翻轉筆勢急而疾也,亦不宜長腰短項。翻筆是用在前面,急而快,不能寫成長腰短項。如林字的兩豎的頭部,用的就是翻筆。

《蘭亭序》的精髓

6、打筆

打筆者廣度,打廣而就狹,廣謂快健,又不宜遲及修補也。打筆是與行筆方向垂直方同快速落筆,然後行筆稍細,不能慢也不要修補。如少字的豎的頭,暢字申旁的中豎的頭。

《蘭亭序》的精髓

7、押筆

押筆者入,從腹起而押之,又云利道而牽,押,即合也。押筆是寫下一筆之前的連帶,從下一畫的中部(大概)入筆,即押入:連帶與下一筆的前半部重臺:如無字二橫與三橫的連帶,與三橫的前部分重臺;賢字又橫的前押。

《蘭亭序》的精髓

8、結筆

結筆者撮,漸次相就必始然矣,參乎妙理,察其徑趣。結,有收束的意思。撮是聚合。把展開的筆毫收攏回來,筆鋒如展筆以前一樣尖挺:如竹字,右邊一橫。

《蘭亭序》的精髓

9、憩筆

憩筆者侯失.憩筆之勢,視其長短,侯失,右腳須欠也。

憩,有休電的意思。俟,有大的意巴。意爲寫字時右下角的筆畫象有大的缺失。缺失多少視筆畫長短而定。

關於憩筆,看一下憩流的解釋:在海峽,水道,河口或狹窄的港灣內,當漲落潮流交替時,出現短時間近乎停止流動的狀態,稱爲憩流。若用水流比作行筆,憩筆就是突然停止行筆的意思。

《蘭亭序》的精髓

10、息筆

息筆者逼逐,息止之勢向上,久久而緊抽也。息有休息、停止的意巴:指筆畫結束時先要頓筆,然後迅連向上提抽:如左與至的最後一橫。

《蘭亭序》的精髓

11、蹙筆

蹙筆者將,蹙,即撩角也,將謂劣盡也,緩下筆要得所,不宜長宜短也。蹙有短促的意思,將有保養的意思:指撩角要寫的短促,不要盡力寫盡,寫捺角時要慢點。王羲之寫人字頭的捺幾乎全部用的蹙筆。

《蘭亭序》的精髓

12.戰筆

戰筆者合,戰,陣也,合,葉也,緩不宜長及短也。戰筆意爲顫動筆法,如長蛇陣,與其它筆畫配合協調:下筆稍慢,不能過長或過短。如曲和巨字的左豎,所字右豎。

13、厥筆

厥筆者或機,促抽上匆使傷長。厥,謂其美者:視形勢成機,是臨事而成最妙處。廄筆有逆筆的意巴,快速向上反抽筆,不能太長:用廄筆是說這一畫很美。使其成爲這一畫最關鍵的妙筆。如及字撇的末筆,仰字右堅的末筆。

《蘭亭序》的精髓

14、疊筆

疊筆者時劣,緩不宜長。筆畫疊壘時不能寫成強勢,要寫的勢緩細弱,筆畫不能太長。有積弱或強的意思。如長字的三個橫,集字的四個橫。

《蘭亭序》的精髓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