蕪湖前市委書記陳樹隆被判無期,遊走政商兩界操縱股市家產上億

據新華社4月3日消息,福建省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中共安徽省委原常委、安徽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陳樹隆受賄、濫用職權、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一案,決定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陳樹隆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蕪湖前市委書記陳樹隆被判無期,遊走政商兩界操縱股市家產上億

陳樹隆2016年突然落馬,起因令人想不到。據《財新》報道,在中央巡視組在安徽開展第一輪巡視時,陳樹隆對組織申報個人資產爲3000萬元,在安徽所有幹部中排名第一,由此引起巡視組注意。但熟悉陳樹隆的人並不認爲這一舉動難以理解:“他這些年在股市上爲政府賺了不少,而且自己也有家底,但說起來還是太自信了,他覺得他就應該有這麼多錢,當然他實際有的肯定何止3000萬元。”

據公開履歷,陳樹隆出生於1962年,是安徽普通農家孩子,10歲才上小學,11年苦讀後,考上安徽財貿學院(後安徽財經大學),成爲村中首名大學生,畢業後留校任教。1993年在安徽省國債服務中心工作期間,31歲的陳樹隆參與了震驚中國金融界的“327國債”案,屬於多方陣營,爲公爲己均斬獲豐厚,也爲後來遊走政商兩界的軌跡埋下伏筆。

他先後擔任蕪湖市委書記、安徽省委常委、省委祕書長再至常務副省長、十八大代表,同時也活躍於證券市場的幕後。比如,他是證券市場裏活躍的國有背景“莊家”“蕪湖創財”的幕後人,“從無敗績”。

北京青年報深一度記者從接近紀委的知情人處獲悉,陳樹隆的問題也主要發生在蕪湖任職期間。

2003年底,陳樹隆“空降”蕪湖,任市委常委、副市長,2006年7月任蕪湖市委副書記、市長,2008年7月升任蕪湖市委書記,直至2011年離開。

在資本市場中,要想要獲得鉅額投機收益,兩大要素不可或缺,一是資金,二是信息。而陳樹隆在蕪湖很輕易地就獲得了這一切。

多重信源皆指向總部位於安徽蕪湖的海螺集團曾與陳樹隆之間關係匪淺。作爲亞洲最大的水泥供應商,海螺集團旗下共有海螺水泥和海螺型材兩家上市企業。2000年6月,海螺型材借殼紅星宣紙成功上市,其背後便是在陳樹隆的斡旋下才得以順利成行。這也是陳首次運作的國企重組。

2009年,海螺集團牽頭成立國富基金,其董事長王文化,便是陳樹隆前祕書。國富基金註冊資本10億元,主營股權及二級市場投資。國富基金最有名的一筆投資來自於三七互娛——這家同樣來自蕪湖的企業,於2011年2月在深交所掛牌上市。在2015年中,三七互娛以10股轉增17股後,股價衝高到歷史高位。原本持有三七互娛11.36%股份的國富基金開始大量減持,在2016年初,獲得暴利後離場。

蕪湖前市委書記陳樹隆被判無期,遊走政商兩界操縱股市家產上億

蕪湖建投是直屬蕪湖市政府的國有企業,資產總額逾870億元。爲更方便將國有資金直接炒股,2007年,蕪湖建投成立了全資子公司蕪湖創財投資諮詢有限責任公司(下稱蕪湖創財)。陳樹隆的舊部胡強成爲蕪湖建投的首任總經理。

此後,陳樹隆採用“老鼠倉”的做法,既用國有資金“坐莊”,同時自己也私下買入,利用國資的資金優勢操縱股價,最終獲得鉅額利潤。

被廣爲報道的另一個“政商合作”推升股價的公司是三安光電。三安光電不是安徽本地企業,來自於福建。2007年底,王三運從福建省委副書記轉任安徽省省長。2008年7月,三安光電借殼*ST天頤完成上市。2010年1月7日,安徽三安光電在蕪湖成立。

據《安徽日報》報道,2010年1月10日上午,多位安徽省、蕪湖市領導出席三安光電蕪湖光電產業化項目簽約儀式,王三運在致辭中表示,省委省政府十分看重三安光電的強大實力,十分看好項目發展前景,“希望蕪湖市和各有關部門,認真履行職責,全面兌現承諾”。

公開資料顯示,2009年至2012年三安光電獲得各項政府補貼總計29.02億元, 其中,三安光電在2010年在蕪湖獲得政府補貼款達5.25億元。在2011年3月份的半個月內,三安光電曾三次拿到蕪湖政府共計2億元的補貼。在一個多月後的5月18日,三安光電又收到蕪湖政府給予的補貼合計1.064億萬元,蕪湖政府對三安光電的扶持力度之大,可見一斑。

除了政府補貼外,2010年落地安徽後的三年中,三安光電還從蕪湖、淮南等地獲得總計逾25億元的政府LED路燈訂單。

在這一些列補貼和政府採購的有力支撐之下。從2008年借殼上市到2012年,三安光電其淨資產從不足5億元飆升到60億元,淨利潤暴增15倍。股價最高漲至2010年8月的129.34元(復權價),漲幅達18.3倍。

針對三安光電當時的高額補貼和政府採購,2012年前後曾遭到市場多方質疑。

《證券市場週刊》曾在2013年4月刊發報道質疑三安光電。文章稱,2010年以來,三安光電從蕪湖、淮南等地政府手中,獲得總計高達26.5億元的路燈訂單。其中,蕪湖的訂單爲6億元。

“當時,蕪湖所有的路燈,不管好的壞的,所有換了重來,用的都是三安光電的,我有個朋友是做燈的,他說,陳樹隆打過招呼,所有燈的生意都給三安光電。”一名蕪湖商人說。

不過有消息指出,陳樹隆大力扶持三安光電,除了在資本市場的獲利外,也還通過該企業向時任安徽省省長王三運示好。2011年10月,陳樹隆順利躋身安徽省委常委。兩個月後,王三運轉任甘肅省委書記。

2017年,王三運因涉嫌嚴重違紀被宣佈接受調查。2018年10月,一審開庭,王三運被指控犯有受賄罪,金額摺合人民幣達6685萬餘元,王三運當庭表示認罪悔罪。

《巡視利劍》披露陳樹隆落馬細節時,陳樹隆自己也曾道出擔任蕪湖市委書記期間,在推動蕪湖市某國有企業資產重組過程中,違規購買大量股票,獲利數千萬元的實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陳樹隆家,熱衷炒股的不只他一人。據悉,陳樹隆的妻子王傳紅本是一名教師,2006年調到蕪湖市國稅局後任副科級研究員,實際上是一直脫產在家炒股。而陳樹隆的弟弟和侄女則多年擔任他的操盤手,其在幕後指揮下單。

在調查近半年後,中紀委推出對陳樹隆問題的通報,使用了“毫無政治信仰,既想當大官,又想發大財”的嚴厲措辭。通報稱其“違反工作紀律,違規干預和插手市場經濟活動及司法活動;將商品交換原則帶入黨內政治生活,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嚴重破壞政治生態”。

據悉,陳樹隆落馬後,蕪湖超過100名官員被約談。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