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發佈會上被雷軍點名20多次的華爲,爲何被國產手機聯盟孤立?

作者 / 速途網 喬志斌

昨日,小米通過在線直播的形式,召開年度旗艦發佈會。作爲疫情發生後首場發佈會,新品小米10系列自然備受關注,然而,與小米10一起“火”了的,還有“友商”——華爲。

小米發佈會上被雷軍點名20多次的華爲,爲何被國產手機聯盟孤立?

根據網友統計,在小米10發佈會全程中,雷軍將“友商”華爲Mate旗艦手機出來對比次數高達20餘次,可以說幾乎新機的每一項功能,都與華爲旗艦Mate30系列進行了對標。

事實上,由於麒麟990在芯片規格層面不支持LPDDR5、Wi-Fi6等技術,導致華爲旗艦在沒有新處理器發佈的情況下,即將發佈的P40系列難以彌補這些功能缺失。

雖然在發佈會上,將“友商”產品作爲對比,以突出自家新品賣點是極爲常見的營銷方法,既強調了產品特性,又明確了產品定位。但華爲旗艦能夠受到如此高頻的對標,也不禁讓人重新思考華爲是否在硬件“堆料”環節敗下陣來。

“溢價”模式遭遇挑戰

事實上,除了歷年發佈會上硬件被全面“超越”的蘋果,還從未有過國產廠商的產品,在發佈會上被“超越”得如此全面。

速途網認爲,華爲之所以作爲被對標的“友商”,是因爲其作爲國內手機出貨量第一品牌,從“不只是世界500強”到“爵士人生”再到“徠卡”“保時捷設計”以及民族情感營銷方面,品牌價值已經成功積累。然而,恰恰是華爲的名聲顯赫,讓“品牌溢價”的模式遭遇質疑。

小米發佈會上被雷軍點名20多次的華爲,爲何被國產手機聯盟孤立?

所謂“品牌溢價”,是消費者的消費心理決定的,當某品牌塑造在消費者心目中高於其它品牌的形象時,這個品牌在出售同類產品時,便可以通過品牌制定更高的售價,這也是一個品牌價值的體現形式之一。

然而,溢價是“泡沫”,一碰就會破。而發佈會上經典的“對標”環節,正是各家互戳“泡沫”的過程。對於消費者來說,花1000元,自然希望買到1000元的硬件配置,然而在一系列對比過後,如果消費者覺得A產品值1000元,而B產品只值800,則B品牌產品銷售必將受到壓力。

除了品牌溢價本身之外,華爲在硬件“堆料”方面的落後,還有一部分原因是近年來華爲在產業鏈方面,開始逐步選擇國產供應商替代的結果。

對於華爲來說,扶持國產供應商,一方面可以避免三星等競爭對手的制約、或是外國對於華爲產業鏈方面的制裁,保證大規模生產順利進行;另一方面容易形成技術壁壘,同時降低生產成本,實現更高的利潤率。

不過,弊端在於國產供應商的產品性能相比國外頂級供應商仍然處於“追趕期”。對於部分國外供應商與國內供應商混用的元件來說,爲了避免消費者有意去挑選採用國外高端元件的部分機型,華爲不得不降低元件整體規格的要求,這也讓華爲除了部分定製元件外,在整體硬件規格上顯得力不從心。

國內手機廠商的“孤立”

而在軟件生態方面,華爲也面臨着被“孤立”的情況。

2019年8月,小米、OPPO、vivo共同官宣,聯合成立“互傳聯盟”,旨在實現跨品牌一鍵互傳;本月初,華爲、小米、OPPO和vivo正在一起聯手打造一個生態平臺(GDSA),以此來對抗谷歌,不過華爲的相關信息至今沒有出現在官方頁面中,開發者也不能向華爲的應用商店上傳應用。如果算上小米、OPPO、vivo三家旗下“獨立”品牌Redmi、realme、一加、iQOO,可能一線廠商中被孤立的,只有華爲。

這對於華爲來說,這並不能算是好消息,與蘋果這種依靠iOS生態的護城河“自成一派”不同,華爲、小米、OPPO、vivo由於系統底層仍然要基於Android開發,依然離不開谷歌的生態圈,華爲仍在襁褓之中的“鴻蒙OS”在生態建設方面仍然需要時間。

至於華爲被孤立的原因,內部原因是華爲希望通過EMUI建立獨立的生態系統,外部原因是因爲華爲遭遇谷歌制裁,無法使用GMS,導致海外市場遇阻。華爲面對4G時代末期,收窄生產訂單會造成出貨量下滑,市場地位下降,不收窄生產便有可能成爲庫存。

小米發佈會上被雷軍點名20多次的華爲,爲何被國產手機聯盟孤立?

面對兩難的境地,華爲選擇將大量出貨量壓到國內。根據市場研究機構Canalys數據顯示,2019年華爲國內市場出貨量暴漲35%,而其他品牌則出貨量大幅縮水。雖然在數據上看,華爲似乎“揚眉吐氣”了一番,但大量庫存風險因此轉移到國內經銷商,給渠道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對於華爲來說,在內部聯合孤立、外部谷歌制裁的情況下,2020年的市場征程將比去年壓力更大。尤其是面對今年上半年高刷新率屏幕、LPDDR5、Wi-Fi6、UFS3.1等新技術紛至沓來的旗艦機市場,即將發佈的P40系列的競爭力優勢將更爲有限。

相關資訊